前几日连续讲了几篇关于津门混混儿的文章,不少伴侣愿意听,让多说一点,昔日我就说个小段,给大家解解闷儿。

话说光绪三十三年,这一年是西历1907年,津门有个混星子,时年23岁,长得人模狗样,但等于不学好。他自幼失怙,母亲也管不了他,在19岁那年,这小子独自“开逛”,从“狗烂儿”摇身一变,成为混星子。

具体他姓甚么
叫甚么
,还真说不好,一说姓佟,一说姓童。不晓得姓谁名谁不要紧,他有一诨号,叫“石臼”。石臼是用石头制成,专门用来捶打食粮
的器物,他得这个诨号,是有来历的。

当年这小子孤身一人到侯家后“开逛”,要吃一家土窑子的“份儿钱”,内里的伴计抡板凳拿斧把往死里揍他,这小子愣是闷葫芦,任由人揍,硬生生将双臂打断,然后一揍成名,插手混混锅伙。因其耐打,故此得名“石臼”。

只管混星子不是善类,但也分个三六九等,有些真义气,有些真操蛋,石臼就属于后者,属于抄手拿佣的主儿,跟《神鞭》中的混星子玻璃花有一拼。

有一次,石臼要吃白食,到了一家酒楼连吃带喝,吃完喝完,一个老钱也不付,抹嘴就走。阿谁年月,凡开大生意的,要末有人,要末有势,要不然生意开不可。吃霸王餐这事人家常常碰见,不克不及就这么放过你。不要你钱,也要你半条命。掌柜子一声令下,坐镇的打手,跑堂的伴计,后厨的大师傅各自拎着家伙事儿拦住石臼,扬言给他两条路走,一条路是放下银子,不伤你分毫。另一条路是胖揍一顿,打你个半死。

石臼是混不惜,自然选择后者,不但不屈从,反出言不逊,将掌柜子一家老小骂了个遍,还喋不休道“昔日你爹没钱,要末等几日再付,要末让你小妈替我付。”

这话太损了,既然你蛮横无理,那就别怪爷们儿心歹了,掌柜子叫了一声“打”,众伴计围住石臼,打人跟不要钱似的,劈头盖顶等于一通棍棒。再看石臼盘腿坐在地上,咬紧牙关,双目紧闭,打的头破血流,愣是闷葫芦。

打归打,但不克不及闹出人命,火候到了自然结束
,掌柜叫声“停”,伴计当即散开。再看石臼,站起家来,拿手一划拉脸上血污,如同鬼卒普通对掌柜奸笑道“还打不打?要打接着打,不打就让你爹走人。”

掌柜也不搭话,闪开来路,石臼拂袖而去
。过了半月,石臼再次离开,目下伤口已愈,却依旧咆哮仍旧,坐在雅座,要吃要喝,吃饱喝足,照样不给钱,扭身就走。按天津卫的规矩,打过一次,就不克不及再打了,只能任由他吃喝。但有规矩,吃,不克不及胡吃海塞,喝,不克不及遴选好酒,你一个人吃喝没问题,店家全包,不克不及邀酒肉朋友一并来,那么等于坏了规矩,这事也就没完了,闹到官衙,混星子照样吃不了兜着走。

某一日,石臼失事了,不过对他来说是件坏事。有对自直隶河间来津探亲
的小两口,在芦家庄(芦庄子)租了一个小院,因为没有支出,家里断了粮,于是丈夫就让媳妇儿做些腌臜勾当,哄骗那些游荡子、登徒子到家中苟合,然后丈夫进去“捉奸”,从中讹诈钱财。一连几个月,小两口“生意不错”,只管不克不及发家,吃喝却是没问题。怪就怪这二人有眼无珠,不认得石臼,了局闹笑话了。

那日,石臼从宝局(赌坊)刚一进去,就遇到阿谁小媳妇儿,她故作轻佻,惹得石臼跟她回了家。二人正在作乐之时,丈夫手持利斧突然冲进房中,然后破口大骂“你这婆娘做下的坏事,昔日我劈了你俩!”

换做他人
看到这步地,早就吓得魂不附体,但石臼不怕,慢吞吞
爬起家,一手将那女人搂紧,一手将幔帐扯下,笑哈哈的坐在炕上,不言不语。

其夫拎斧慢步上前,将斧子架在石臼脖子上,怒喝道“你欺负良家,昔日里不说个明白,我这斧子不饶人!”

石臼一点都不怕,笑着说“不消装腔,要剁要劈请自便,只不过我死了,嫂子该守寡了。我俩既然快活过,也算做了会伉俪。有道是做鬼也风流,不克不及独杀我一个,要死,嫂子需陪着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再看石臼一把将斧子夺过来,朝着小媳妇大腿等于一斧子。小媳妇先是惨叫一声,然后如杀猪普通嚎叫起来,刹那间鲜血四溢,染红被褥。

这一举动,把其夫吓得六神无主,咕咚一声跪倒在地,口喊“爷爷饶命”。

石臼翻身下炕,镇定自若穿好衣服,朝其夫说道“你也不打听打听太爷名号,敢做你太爷生意,不知死字如何写。好在太爷是个中人,我与你俩熟磋议。要末将你两个齐杀,要末将你二人送官,到时分你那营生弄不可,还许折了人命。我看嫂子有些姿色,是颗摇钱树,不如咱俩相好,做个连襟,日后这生意赚的钱,咱哥俩中分。若不肯,没得说,在这九河下梢的地面上,保证你俩活不了,将你二人装入麻袋,丢入海河,权当给龙王爷送份子!”

说完以后
,对着小媳妇叫声“聒噪”(实则为qian/cao),因不文明,改用“聒噪”取代。

自此后,隔三差五石臼就来,果然跟那丈夫成了连襟,二人共享一妇,赚的钱还要中分,而那位也敢怒不敢言,只能顶着“翡翠帽子”过日子。只因有了石臼搭桥牵线,这家“生意”还真兴盛
,“主人”接踵而来,只是苦了那小媳妇。

到了宣统年,某一日清早,几个捕鱼人在海河上发现俩“河漂子”,其中一个等于石臼,另一个等于他那“连襟”,至于是谁干的,没人晓得,那小媳妇去了哪里,也没人晓得。

好了,一篇陋文写完,喜爱大狮的文章,就请关注,随时看大狮给您将从前的新颖事儿。

更多精彩,尽在https://tonytacacci.com